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大观
艺术大观
汉语趣谈之二十五普度众生的“乘”
发布于:2018-05-23 打印本页 字体 :

 

 

 

    大家一定记得,在《西游记》中菩萨对正在举行水陆法会的玄奘法师和唐太宗说,玄奘法师所讲为小乘佛教,而在佛祖如来那里有大乘佛法三藏,其法力无边。因此,才有玄奘法师西行的壮举。则其中固然有许多的神话成分,但当时玄奘法师所讲确为小乘佛教,而玄奘取经所取回来正是大乘佛教的经书。其实,佛教有“三乘”之说,即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菩萨乘就是大乘佛教,而声闻乘和缘觉乘统称为小乘佛教。那么,“乘”到底是什么?当初为什么把要译为“乘”?,今天,我们就从“乘”的字形和字义演变的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

 

    我们还是从“乘”字最初的字形来探究其造字的本义以及其字义的演变。乘,甲骨文是一个人爬上大树,站在树杈上远眺侦察的意思。金文承续甲骨文字形,籀文又基本承续金文字形。而小篆的“乘”,综合了金文、籀文的字形,由此,其造字理据变得晦涩起来。到了隶书“乘”的字形变得面目全非,很难再从其中探究其本义。

 

    讲完了“乘”的字形演变,我们再来看它字义的演变。我们前面讲到“乘”的本义是人站在树杈上,由这个本义逐渐引申出“乘坐、驾驶”的意思,以及表示四匹马驾的车的量词(这时读音为shènɡ),并在这个基础上产生了“参乘(cānchénɡ)”,意思是站于车右(古代乘车尊者在左、御者居中、陪坐在右)担任警卫等职责的人,樊哙就是沛公刘邦的参乘。在“乘坐”的字义基础上,“乘”又有了介词“趁着、利用”的用法,贾谊《过秦论》中“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的“乘”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了解了“乘”的字义演变,再来看前面的问题,为什么把佛法翻译为“大乘”和“小乘”?

 

    佛教在印度各地,日常之戒律生活也受各地气候风土与风俗文化影响,发生变化,而在经典与教理的解释上也产生不同的解说,到公元200~300年间,乃逐渐分裂成十八个(或说二十个)部派,此即所谓的部派佛教。于是,有了“三乘”之分,即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所谓的“乘”梵文音译为为“衍那”(yana),意思是“车子”, 也就是古汉语中的“乘”。 而这个“车子”不是普通的交通工具,是佛教徒度己、度人的途径。声闻乘和缘觉乘,只能自利,没有利他的作用,故被菩萨乘贬称“小乘”( hi^naya^na),也称作南传佛教、南传上座部佛教;菩萨乘不仅能自利,而且能利他人,故为大乘(maha^ya^na),音译为摩诃衍那(nuó)或摩诃衍。

 

    我国历代的佛教,以大乘为主,但这并不意谓从古迄今都不曾产生过对小乘佛教的信仰。南北朝时代,我国佛教界有不少人曾从事小乘思想的钻研,隋唐以后,我国的汉藏佛教信仰圈,都盛行大乘教法。大乘佛法的四大菩萨(文殊、普贤、观音、地藏)更是家喻户晓。汉传佛教也事实上成为大乘佛教的主要发展与承传者,并弘扬到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世界各地。学界一般将大乘佛教专指汉传佛教。

 

    但是大家要注意“玄奘法师取来的是大乘佛法之后我国才有了大乘佛教,之前传来的是小乘佛法”,这种说法是受《西游记》的误导。玄奘法师取来的确实是大乘佛法三藏,但大乘佛法早在东汉就已经由月支国的三藏支娄迦谶(梵 Lokasema)法师传过来了。

 

    (赵华)

上一条:又见枣花开 下一条:诗歌








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