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会史抢救
拳拳报国心 悠悠南开情(全国政协委员申泮文的参政议政经历)
发布于:2014-04-30 打印本页 字体 :

 

        他是我国当代无机化学学科的奠基人之一,著名化学家、教育家、翻译家、科普作家,是我国化学家中著译出版物最多的一人。他是一位可敬的老人,一位智慧的科学家,也是一位永远充满激情的教师,93岁高龄依然坚守教学第一线。老骥伏枥,躬耕于教育。他也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95岁高龄时将自己进入21世纪以来的工作成果集结成册,献给自己的组织。他对中国化工事业和教育事业的贡献、他对中国民主促进会的贡献,是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申泮文,1916年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化学院教授,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0年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后,他曾以极大热情投入到“拨
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等社会活动中去,以一名民进会员和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的身份,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1989年,申泮文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请给爱国教育家严修正名,褒扬他办学功绩和培育英才对祖国的贡献》提案,国家教委予以答复,要求南开大学在严修诞辰一百三十周年时召开教育思想讨论会,并对严修评价问题提出建议。他还为南开大学元老、民进老领导黄钰生先生1952年冤案的平反和落实政策作了很多实际工作,使黄老蒙冤三十余载,无怨无悔,胸怀坦荡,拥护政府,努力工作,为国为民作出重大贡献的精神得以彰显世人。

      在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有一个提案对全国教育界来说不但有普遍意义,还有现实意义,值得详细介绍一番。申泮文在《参加拨乱反正资料集萃》一书中《南开大学校园故事》写到:“我是南开中学1935年的毕业生,我的母校南开中学大操场和东楼教学楼被市政单位占用30余年,以致学校残破不全,教育维艰。我自1978年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就利用参政议政的各种机会,参与拨乱反正,争取消除各种不合理现象。”

       事情大概的经过如此——1954年,南开中学大操场由当时的市城建委下文划归第七体育场。此后,学校多次反映,将南开体育场重新划归南开中学,但由于十年动乱,问题一直搁置下来。因为缺少操场,南开中学的工作受到严重损失,注重体育的优良传统也得不到充分发扬,这一情况引起社会各界特别是南开校友的关注。1979年天津南开中学正式打报告,要求归还体育场。1979年3月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申泮文与一些校友委员联合署名提案,要求归还南开体育场。1979至1982年期间,他联合王宪钊、刘东生、关士聪、司徒愈旺、万国权、孙孚凌、陈茹玉等知名人士,给全国政协递上了这样一份提案。案由:请天津市人民政府转饬南开区政府归还南开中学运动场案。理由:1952年天津市南开区强行无偿占用南开中学体育场,迄今将近30年,全国无此范例,使素负盛名的南开中学体育教育,受到毁灭打击。根据国务院有关法令,天津市南开区应无条件把体育场归还南开中学,以利教育事业的发展。另一提案是请转为建议天津市人民政府责令天津市文化局,将占用南开中学东楼校舍无条件交还给南开中学,周总理的纪念设施归由南开中学自行管理,照常开放。以此为起点,京津两地校友和学校反复向天津市领导反映意见,并多次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天津市人大、市政协提出议案。操场问题引起了天津市历届领导班子的重视,市政府多次开会正式研究,但由于种种原因,问题终未得到解决。此后这个提案年年提,到全国政协六届三次会议已经过去了7个年头,虽然由国务院办公厅年年把提案转发给天津市政府,要求解决办理,但由于占用单位坚决抗拒,这场官司打了20年才得以解决。1985年,国务院办公厅对政协87号提案的办理情况中写到“最近曾发现有个别单位随意占用学校的场地,国务院已责成有关部门予以制止,并严肃处理。为了进一步解决占用学校的校舍场地问题,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拟定有关教育方面的法规,再对这个问题做出明确规定,以保证学校的正常教学工作。”1986年,按照积案不解决,奋斗不终止的精神,申泮文再一次组织委员联署提案,请求国务院再一次明令重申,政府机关、部队和各类公私单位均不得以任何理由占用学校的校舍场地。1992年,北京、天津及各地一些南开中学校友中曾任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部委员,著名专家学者教授以及副部长以上职务的同志43人充分酝酿,联名给天津市领导写信,呼吁将南开体育场归还南开中学。1993年全国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张承先同志对操场问题作了重要批示;3月,市长聂壁初同志视察了南开中学和南开体育场,后来又亲临范孙楼,主持召开现场办公会,拍板定案将体育场归还南开中学。1994年,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申泮文通过民进中央,发拍加急电报给李岚清副总理,要求天津市南开区政府从占用长达40年的南开中学体育场无条件撤离,要求天津市文化局从占用20年的南开中学教学楼无条件撤离,支持南开中学收复校舍场地。同年7月,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聂璧初、副市长庄公惠在南开中学召开现场办公会,决定南开区政府及各有关部门要统一思想、顾全大局,切实解决好南开中学操场整修等具体问题,保证9月底以前完成南开中学操场的整修工作,南开区体委要在1997年底以前从南开中学操场全部迁出。

       至此,体育场归还南开中学已成定局,各届校友和关心支持南开工作的各界人士吁请解决操场问题的努力已有了结果。同时财政局拨付修复体育场整旧如新的经费100万元已经下拨到位。这在当时是市委市政府改善我市教育环境的重大举措。奋斗了近30年的操场问题终获解决,这里面渗透着海内外各届南开校友对母校的关心、热爱之深情,饱含了南开中学几代教职员工的心血和拼搏精神,折射出天津市委市政府对教育事业的关怀,更体现出执政党勇于接受监督、解决问题的勇气和胸怀。


(申泮文系中科院院士、南开大学化学学院教授、民进会员)


(本文由民进天津市委会研究室根据《申泮文参加拨乱反正资料集萃》整理)

(2014年4月)

(编辑:李潇潇)

上一条:赵陆一:政协促我发展前进 下一条:王福重:发扬民进光荣传统 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