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信息工作
关于制定医疗消耗品准入和定价标准的建议(黄永望)
发布于:2014-02-08 打印本页 字体 :

       一、当前医疗消耗品实际临床使用的现状

       医疗消耗品的增长构成患者医疗费用支出增长的很大部分。从2010-2012年,全国公立医院医用耗材的使用量以年均23%的高速度增长。医疗消耗品的不合理定价,加重了医疗费用的负担。目前临床医生往往以“安全”、“高效”为由,特别依赖一次性医用耗材,特别是各种生物膜片、活性材料等。


       比如一台直肠癌手术,为了止血,有的医生会用到止血纱布,少则三五块,多则十几块,每块止血纱布的费用目前大概五百左右,这样一台手术下来光止血纱布就得花好几千。而早在几年前每台手术止血纱布的费用二百元左右。这无疑增加了医疗费用。还有像头颈部手术使用保护眼睛的眼贴,从早以前使用的橡皮膏,到后来使用输液贴膜,再到目前有的医院使用像潜水镜一样的眼罩,少则也得几十元。同样也增加了患者的医疗负担。

       一台心脏介入手术的费用大概五万多元,其中需要植入体内的支架和各种辅助器械、耗材就要四万多元,占手术费用的84%。几百元一个的止血钛夹、几千元一个的切割吻合器、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一条的心脏手术导管……近年来,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手术中使用的耗材早已不再单单是棉花、纱布等“低消耗产品”,而是动辄上百、上千甚至上万元的“新式武器”。然而,在我国目前的医疗体制和社会保障体制下,这些新式耗材无形中成了增加费用的“帮凶”。

       二、导致医疗消耗品价格过高的主要因素

       目前医院医疗耗材的年使用量已占其医疗总收入的6%至16%。医疗产品的销售环节过多,每经过一级代理或一个环节,价格都要增加一定比例,最后一级代理给医院的价格平均加价2至4倍,甚至是出厂价的10至20倍。一种产品对应的厂家可能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在如此激烈的竞争态势之下,层层加码推高了产品的费用。例如,一种普通的耗材,出厂价100元,到了医院可能要能加价几倍或十几倍。比如骨科使用的钢板,出厂价不到200元,用到患者身上的时候就要好几千甚至上万元。以血管支架为例:血管支架在我国现行价格为1.8万元人民币,而产地美国却是0.8万元人民币。

       据了解,目前物价部门对医院的监管基本上只集中于医疗价格的加成是否合理,譬如对药品和医疗消耗品15%的加成收费是否有“超标”收取,但是对诸如这些高价耗材的定价是否合理,以及有否合理使用的问题,难以监管。目前仍然缺乏对耗材的生产、流通、使用等全过程实行有效的监管,尤其是对那些基本医疗服务中不可缺少的基本医疗耗材产品。对高值耗材进入市场的整个流程缺乏科学合理的指导。

       三、对策建议

       1、建议采取限价措施,把医用耗材监管起来

       制定切实有效的价格管理体系和医疗消耗品的准入标准、制定高值医用耗材监管目录,将医疗临床中价格高、使用量大的医用耗材列入监管目录,逐步缩小医疗项目外单独收费的高值医用耗材产品范围。

       2、手术费“打包”收费

       对手术中使用的一次性材料实行打包收费,并入手术费价格。其次是高价耗材,必须经患者或家属签字同意,并将所用材料的条形码贴在相关收费记录单上,便于监督检查。

       3、降费用须多管齐下

       影响价格的因素涉及生产、流通、管理、使用等各个方面,因此既要发挥政府的作用,也要利用市场的调控作用。必须实行综合措施,如建立流通全过程的监管体系、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惩戒力度、加强基础耗材的国产化等,定期发布医疗器械市场价格信息;对部分医疗器械流通环节综合差价率进行适当控制;降低医疗机构销售医疗器械实际加价率;对医疗器械出厂价格或口岸价格进行必要的控制;加强价格监督检查。从而最终降低医疗消耗品的价格。

        作者:黄永望 天津市政协常委,民进市委常委、市联络工作委员会主任、和平区委会副主委,天津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耳鼻喉科主任,硕士生导师

(编辑:李潇潇)

上一条:关于建设东疆港自由贸易区的建议(高和军) 下一条:关于进一步加快社区图书馆建设的建议(杜志刚)








访

×